广告

鮀岛鱼胶协会上演宫廷卡位大戏

这是隐藏无关内容

安排:众乐同知

文章备注:

第一回 老会长垂帘听政 新会长卡位大战

鮀岛鱼胶协会本来一家小众协会,出了圈子里的人外,外人大多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协会存在。据悉,该协会是2012年成立的,宗旨是“建立起个人收藏和单位经营的交流平台,协调会员关系,维护会员合法权益,为会员提供咨询和信息服务,为企业、政府和社会服务,促进个人收藏与行业经营的繁荣和发展。”据说,这个协会的首任会长是在鮀岛渔业捕获行业出身,对海产品价值和运用颇有心得。退休后,觉得海鲜干品这个行业在汕头还是很有利可图的,遂在当年时兴办协会的潮流启发下,创立了这个协会,不过2014年就已经卸任了,由另外一位鱼翅界的一哥接任。鱼胶协会会员也不多,大概40多人。不过,这个协会圈子里的人主要是鱼货干品店的店主和个别餐厅的老板。应该说,这么一个小众圈子,人数不多,应该是一片和谐共处、其乐融融的大好局面。但最近,这个小鱼池里却掀起了大波浪,小庭院上演宫廷卡位大戏:

老会长卸任后,协会由一哥顺利接任,本来每年协会也就到了年尾吃吃饭、喝喝酒、道道喜,倒也平平安安,相安无事。但是,很不巧,一哥在2018年不幸涉及刑案,无法再行履职,导致协会一时间群龙无首,大位空出。而恰恰不巧的是,协会章程也不巧足足没有对这种会长出事提前卸任的情况下如何安排做出规定。于是,就新任会长如何产生的问题,会员们开始意见纷纷。其实,这也正常,民主议事嘛。本来,按书册里的道理看,会长应当是从副会长中产生或从理事中产生,但如何产生,怎么产生,却刚好没书可读。当然,如果大家都以公心为上,这也不是问题。

但恰恰就在此时,协会中有个别人开始窥谋大位,希望夺权登基。于是,他们抬出退而不休的老会长当作马前卒,从广州找来一位会员们都不认识的李先生回来,让他交了3万块钱会费就“火线”入会,再快速召开理事会将李先生直接推举为新任会长。很让人气愤的是,在推举的过程中,就是有那么一些理事、会员不懂事,不会看眼色,非常不配合,居然质疑李先生的资历,质疑李先生的威望、质疑李先生的贡献、质疑李先生的动机等等,反正就是对不该质疑的问题都质疑了。这让主持公道的老会长极为愤怒——要知道,“此会是我开,此人是我栽”,你们凭什么质疑?于是,老会长以年龄的高度、道德的高度、脾气的高度等等种种高度猛烈地咒骂和抨击了这些不懂事、幼稚的理事和会员们,并要求新一届的协会要高举协会的大旗对这些不懂事的理事和会员们严肃纪律,有没有责任都一定要追究到底,力求天下江湖一统,世界共融!所以说,别以为退职老干部不发威,就以为是病猫呢。

让人纳闷的是,一个小众的圈子,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协会,有必要为了一个会长的位置如此大动干戈吗?所以老人一直在教育我们:人,是无利不起早的,……。下一句是什么?精华句,看官可以百度一下。这里先买个关子,欲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本平台所发布信息的内容和准确性由提供消息的原单位或组织独立承担完全责任